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84、反控母蛊

作者:糖福禄字数:2190更新时间:2023-09-04 22:36:03
  “开!一定得开!我有感应骞哥就在里面!”她在似真似幻的梦里去了一遭黑洞,知道那里汇聚万千怨灵且吸力强大极克灵体,要是留他在穴里,魂魄很有可能会跟她一样被怨灵撕碎吞噬。
  “开是肯定得开,就是这事有些难处。”鹿远有些为难。
  “你是指唯物上有难处还是唯心有难处?”她问。
  唯物上她可以强行开潭,挖断黑龙河的地基,叫探险队下去探个究竟。唯心上只全靠鹿远。
  只见小道士为难地搓搓手指,她立刻秒懂,哦!原来是物质上有难处!
  鹿远嘿嘿一笑,盘腿在床边坐下来,拿出小账本细细算着。“道爷我出趟远门不容易,这冰天冻地的时节车马费总要给吧。这七日吃没吃好,睡没睡好,餐补宿补总得要。”
  “再加上拉你出鬼门关的劳务费,骞哥这笔也得添进去。现在又要开穴搜魂打僵尸,又得一大笔。”
  小道士目光烁烁地盘算着,“僵尸的费用我们得好好谈谈,是按人头收费?还是一次性全包干?……既然是老主顾,就打个八折,道爷我就当为民除害了。”
  她这次罕见地没有跟他争到底,“只要能把人救回来,价钱随你开。”
  小道士一听顿时双眼放亮。“你放心,祖师爷门下不欺有元人!一准给你救回来!”
  云出岫面色苍白,气息虚弱,眼底隐隐泛着不正常的青色,蛊毒未清,压制了七日,又要发作了。
  鹿远将她双眼掰开一看,果然眼皮内侧底部两条黑线仍在。他咬着笔壳,飞速地在小账本上又记上一笔,“差点忘了,还有解蛊的钱。”
  一醒来听到搜魂、僵尸、龙穴等事本就脑容量不够,头还晕晕乎乎,又突然得知自己中了蛊。云出岫觉得万分不可思议,短短七天,都经历了些什么?
  自己竟是因为中了蛊,才会投水自尽落入黑龙河。她仔仔细细地回想投河前的一切,是因为看到了官麒麟,一直在引诱自己往他的方向而去。
  “可我真的见到了小麒麟,他那时就站在我面前。”她疑惑不解。若真是小麒麟,又怎么会伤害她。
  “你确定你看到的是官麒麟?蛊毒发作时会让人产生幻觉,通常会放大内心深处的恐惧与愧疚,所见不一定是真。就算是鬼怪索命,也会幻化成亲人的模样才能接近你。”鹿远解释道。
  她依旧摇摇头,“我知道那是幻觉。可后来真的见到了官麒麟,他叫我回去,要我醒过来。”
  中蛊之时,她看到了一身血衣恐怖无比的官麒麟,又在垂死之际看到了阳光灿烂的官麒麟。第一个索命的表弟或许是幻觉……可第二个分外亲切,一定不是。
  “这世上真有鬼吗?”她无助地拉着小道士的衣角,目光恳切忧伤。
  “鬼者,‘归’也。受想行识五蕴空相,天地归一法相大同。鬼怪只不过是众生意识的汇聚。它可有,也可无。”小道士收起市侩的精明,认真回复道。“不过眼下还是多想想你的蛊吧。”
  她的蛊至今毫无头绪。坠河、离魂、僵尸,一桩桩一件件突如其来,坠河那天又恰巧是苗寨新嫁娘回门的日子。
  五位新嫁娘和一名船夫落水罹难。如果不是有鹞子和郑鹤尧救她出水,鹿远、崔檎、繁鹤骞及时赶到助她回魂,如今也会落水的嫁娘们一样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魂魄困于河底被经年的怨灵吞噬。
  可大白天的黑龙河畔怎么会突然遮天蔽日,出现狂风巨浪?
  她有种直觉,这一切应当是环环相扣紧密关联,之后会发生什么大事,无法预料,可眼下每一环都没有头绪。
  “我身上的蛊还能压制多久?”她问。
  “少则一周,多则半月。这蛊来势汹汹不同寻常,且有母蛊控制,你的生死只在他人一念之间,怕的是突然爆发,不死不休。”
  闻言,众人都为她担心。“除了找出下蛊人,就没有别的办法吗?要是一直找不出,岂不是坐着等死?”崔檎说。
  蛊分子母,饲养人控制母蛊,母蛊控制子蛊。子蛊依赖母蛊存活,除非母蛊死亡,子蛊才会解。就算单独解开子蛊,母蛊会再繁殖一只子蛊控制她。总之,母蛊不死,子蛊无解。
  岫岫审视自己的身体,表层完全找不到有蛊虫进入的痕迹。它真的在体内吗?
  “为什么母蛊一定会听饲养人的命令呢?”她疑惑地问。
  小道士解释道,“饲养者用精血喂养蛊虫,与它神魂同体,不亚于身外化身。母蛊是饲养人精血的载体,怎么不会听他的话?”
  “那子蛊就一定会听母蛊的话?”她继续问。
  “这是当然,子蛊是母蛊的衍生。母子同心,共生共荣。”
  “那我要是也用精血饲养子蛊,它会不会只听我的话?”
  刚说完,鹿远就惊叹道,“好大姐诶,你可真是不要命。你又没有蛊脉秘术,还敢自己喂养蛊虫,真是不怕死。”
  她认真地看向小道士。“不可以吗?我将它吃饱喂好,长得比母蛊还壮,能不能反子为母?控制对方?”
  鹿远听得连连惊叹,“果然是不知者无畏,反子为母这种路数你竟能想的出来,你以为蛊是这么好养的?”
  一只母蛊是在五毒容器里自相残杀,以毒攻毒,最后决胜出毒性最强的虫王,这才叫蛊。子蛊虽是蛊王的衍生,可与之相比实力天差地别。
  何况,养育一只蛊得花上多年时间,像云出岫说的这般在半个月之内变子为母,实在是天方夜谭。
  “你就说有没有先例。”她不依不饶。
  “有倒是有。只是……”
  “有就好办。”她没有片刻迟疑,“苗地十八寨五六千人,有蛊脉者数百人,找出母蛊如同大海捞针,倒不如让他主动现身。我时日不多,只能放手一搏。”
  鹿远微愣,她胆子也太大了,竟是真的想变子为母反过来操控母蛊。这难度不亚于凡人修真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