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望烟娇[先离后爱] 第59节

作者:草笙日笠字数:3451更新时间:2023-11-20 16:13:48
  男女都有,精英做派,脖子上挂着工牌,应该是员工。
  在他们的认知里,薄望京办公室不会出现女人,特别还是刚睡醒的女人。
  再仔细一瞧,按捺不住八卦的心,个个儿眼神飘忽,就差拿起手机群发,“薄总和前妻真复合了!”
  薄望京非常淡定,放下鼠标,走到她旁边,问:“要喝水?”
  席烟点点头,发觉头发乱得不行,也清醒了不少,面对办公室里的人生出一丝羞赧,又不好马上落荒而逃,她摸了摸后脑勺,挤出一丝笑,冲他们点点头。
  她素面朝天,刚睡醒,眼睛也水汪汪的,肩上裹着男士外套,天然的柔媚气息扑面而来,不管哪个男的瞧了都会挪不开眼。
  然而更让人吃惊的是,薄望京亲自给她拿了水,神态自然地垂视她,将外套整了整,“吵醒你了?”
  “也差不多时间该醒了,现在几点了?”她还没看手机。
  薄望京看了眼表,摸摸她脑袋,“快吃午饭了。”
  席烟又看了眼恭恭敬敬围着办公桌坐的人,估摸着没那么快好,“给我拿台电脑吧,我看会儿东西,好无聊。”
  她说话声音很小,但办公室本来就安静,离得远也能听清。
  众人面面相觑,更震惊了。
  居然还是命令式。
  “隔壁有空着的位置,看哪台顺眼就坐上去玩,想找人聊天的话,我帮你喊一个爱讲笑话的,嗯?”薄望京将空杯接过来,“我这边尽量快点结束,陪你回家。”
  有人绷不住了。
  工位乱坐可是要罚钱的,根本不存在顺眼就坐上去的道理。
  还有,谁爱讲笑话,薄总又是怎么知道的。
  薄望京转身看到几个人打探的目光,多半还落在席烟身上了,他眯了眯眼,改了主意,淡声对曹子墨说:“出去讨论,确定一个最终方案给我,过程我就不听了。”
  那些人看到薄望京阴下去的表情立马低了头,这占有欲显露得不要太明显,有序地走出办公室。
  席烟有些讶异,“结束了?”
  他们一出去,薄望京就把席烟环腰举起,放在办公桌上,他想起他们的眼神心里就不大爽快,想做些什么排解,视线落在她唇上,黑眸微深,“不是无聊么,我们来玩点好玩的。”
  第54章 小烟娇娇啼
  席烟觉着薄望京现在的眼神有点危险, 办公室她不常来,加上前几分钟还有人进进出出,他俩这样有种“偷 . 情”感, 抹不开面儿, 想下去。
  薄望京双手跟链子似的,拴着不让动。
  她紧张地呼吸,幅度比平常大些, 察觉到他的眼神从自己的面颊徐徐下滑,滑向锁骨,再是只扣了一截儿的西装外套, 她的长裙裙摆没整好,压在背后,姿势的原因,两腿岔开虚虚挂在桌沿边。
  他乌糟糟的目光就停在那儿。
  中间隔着的是他的腰。
  席烟不意外碰到了他的西装裤,面料硬朗光滑,皮肤直接贴上去质感也非常好, 但它平日里有些凉,特别在空调房。
  张得太开不雅观, 席烟只好贴着他, 但实在像邀请, 两人靠着的地方,她感受到了他的热意。
  “要是有人进来就完了。”席烟推了推他,为了撑住自己不往后倒, 她手腕向后, 虎口酸胀得不行, 双肩高高耸起。
  薄望京目光挪了挪,拿起桌上的黑色酒瓶, “啵”地一声拔掉木塞,他长睫慢悠悠眨,一动不动地看着席烟,眼尾勾着一丝悠长的轻笑。
  像欢场之上即将为非作歹的食客。
  席烟直觉不好。
  薄望京没让走,长指握着酒瓶,一黑一百的颜色,指骨凸起,很有冲击性。
  席烟见他手腕一斜,昂贵的银色表盘印出她惊慌的神色,她的锁骨上淋了酒,冰凉的滋味儿直往毛孔钻,她又想跑,整个人被薄望京摁住,眼尾勾着笑,妖冶极了。
  她心跳极快,歪头往肩膀看,紫红色液体在女体上潺潺滴落,无端让人联想起沥干的玫瑰汁。
  “他们不敢进来。”薄望京双臂抵在她手肘下,在她后背交叉环抱,薄唇贴上那点液体,缓缓啄饮,
  他一动,水珠滚落下来。
  席烟冰得发颤。
  她觉着衣服里面湿了一片,听着他啄出声响,皮肤更是潮得厉害。
  她鼻息细长,继续抗争,轻声规劝:“我们一直不出去,他们肯定会瞎想……”
  “那就想。”薄望京沾了酒意的唇在她耳后徘徊,“偶尔荒唐一次没什么不好。”
  席烟太紧张了,如果有镜子,她觉得自己脸颊肯定是红的。
  薄望京手指放进去试了试,嗓音低磁:“你这样我进不去。”
  有汁儿,是闭得太严实。
  舒服是舒服,但会伤到人。
  席烟听到他这句,整个人像被烫到一样,脚蹬了瞪,娇气道:“我又没求你进。”
  薄望京要笑不笑地瞧她,席烟被他瞧得有些怕,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直往后退。
  没想到薄望京直接抬起她的脚,左右推开,有些疯地将酒淋到她身上,席烟才觉得冷,他的脸就挨向她小腹下方。
  冰火两重天。
  轰——的一声。
  席烟觉着心里有什么塌了。
  过程中有一瞬间她承不住,身子直往后倒,不小心按到遥控器,玻璃由暗到明,好像碰到了什么开关,她直尖叫:“薄望京!窗户窗户!窗户开了!”
  男人轻笑着抬起脸,游刃有余地拿起遥控器,扫了眼渐渐透明的落地窗,不急不缓道:“你这连名带姓的叫法,听得我很不顺耳。”
  他唇瓣磨得发红,席烟看也不敢细看,胸腔又闷又燥,那种舒服的想哭的情绪还停留着,不知怎么想起出去玩的那一段,脱口而出道:“哥哥。”
  “求你了。”
  薄望京好似没想到她会这么叫,眸子一深,喉结缓慢地滚动了一下,“再叫一次。”
  席烟顿了顿,故意转了口,“老公。”
  “欠收拾。”薄望京眯了下眼睛,按下遥控器,随手一扔,贴近她,低声说:“刚我示范了一次,一会儿应该会了?”
  席烟看到他视线时不时在自己唇上游移,瞬间明白他什么意思,不大肯。
  薄望京不指望她马上答应,低声下气地哄她:“不舒服就停,嗯?”
  “先试试。”
  后来席烟嘴巴都麻了,他也没结束的意思,气得罢工,他确实没勉强,采取最传统的方式。
  还好休息间有浴室,席烟在里头泡了个澡,出来看到薄望京收拾桌子,他有些文件洒上了酒,可谓一片狼藉。
  他严谨冷冽的作风十分不同。
  一想起他往后还要在这里工作,席烟脸就燥得不行,嘟囔了句:“脸皮真厚。”
  薄望京将纸扔进垃圾桶,不置可否,淡声说:“我只是身体力行了作为丈夫的正常需求。”
  -
  端午前夕,舒畅拎了些端午礼盒过来,她分给朱小麦的和席烟的不一样。
  席烟瞧了瞧,送她的光粽子就有两份,问:“你是不是拿错了?”
  舒畅喝了口水:“不是,还有一份是梁慎川让我带的。”
  席烟明了,问了句:“我看他朋友圈也没更新,在忙什么呢?”
  舒畅笑说:“总归是长了点事业心,从藏区回来之后对度假村有了许多想法,天天埋里头。”
  席烟点点头,“挺好。”
  “我觉着吧,他应该是被你们家那位刺激的,争不过你,其他地方拼一拼。”舒畅撞了一下席烟,打趣道。
  以席烟对梁慎川的了解,她觉得不会,笑说:“你这有点损啊,他就不能自己想通?要真是这样,百八十年就拼上了,怎么可能等到现在。”
  “估摸着心稳了,人长大了。”
  舒畅靠在椅子边,感慨道:“也许吧,男人得经历失恋才能成长。”
  席烟观察了下舒畅,她不是什么话都往外扔的人,之前她和梁慎川刚说开那会儿,她连提都不敢提,怕她尴尬,现在倒是百无禁忌,想必梁慎川的状态还不错。
  舒畅好似察觉到了她的目光,“他不错,就是黑了点,瘦了点,头发剃成了个板寸,比以前看起来更混不吝了。”
  “你别说,估摸着在外面经历了些事儿,做事沉稳多了。”
  舒畅扫了铱驊席烟一眼,又说:“前些天我听家里长辈说,他妈又开始张罗给他相亲。”
  “奇怪的是,以前只要给他介绍,他来者不拒,现在反而一个都不见了。”
  席烟低头笑了下,“这是好的开始。”
  舒畅叹了口气,“交给时间吧。”
  两人聊了会儿,舒畅接了个电话就走了。
  过了半个多小时,梁慎川给她发了条微信,和以前没什么差别,一个表情包一句话,“舒畅说给你送到了,我忘了说,今年换了家买,不知道口味合不合适。”
  “要是不爱吃告诉我一声,明年换别的。”
  席烟回了四个字:“端午快乐。”
  可能是她回复太官方,对方又过于熟悉,立马回过来,说:“没想给你压力的意思。主要是这么多年习惯了,一改反而别扭,做亏心事似的。”
  梁慎川顿了顿,又打字过来:“出去一趟之后我觉得人生还有许多值得做的事儿,过去那些困不住我,烟儿,别把我想那么娇弱。”
  席烟在他最后一句话上停顿了几秒,释然地弯了弯唇,看向远处,不必担心前路,各自都有好风光。
  她一字一句打道:“大老爷们儿娇弱什么。”
  -
  端午那日下了点雨,席烟父母这么多年第一次在北港过节,老太太打电话来打听,问她去不去薄家老宅过。
  过是能过,但她和薄望京一旦过去,他那几个堂兄妹也得回,聊的都是场面话,反而不像节日了。
  席烟不太喜欢应付,以前顾着薄望京的面子强撑,现在有商有量地问他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